James的加拿大記事

關於部落格
攝影、騎車和喝酒,生活動力三要素
  • 6603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61106 訪友

這幾天天氣意外的溫暖,我們趁著週六到林子裡頭欣賞秋天樹上殘留的繽紛色彩。一時興起,背上RB67,裝了捲過期很久的RVP50底片,要求自己至少拍一捲。

星期日,延續昨日的好天氣,早晨勉強刻了一方印,上教堂後還想繼續拾起遺忘許久的拍照動感,以及把握最後騎乘機車的機會,然而,時間有限,阿瓜也有自己想做的事情。突然間,腦中浮現一個積壓已久的念頭。

 今年春天剛開始時我就想做這件事情,去拜訪一位朋友。朋友的其它家人我都不熟悉,僅見過兩次面和吃過一餐飯。於是我不好意思打電話去煩勞,決定自己想辦法打聽朋友安息之處。在殯儀館工作的另一位朋友建議我從他當初住的區域的殯儀館找起,我就騎著車去打探,沒想到一找就到,殯儀館人員聽了我的來意後,很客氣地協助我找到了他所安息之處。

那天走出來後,我捏著紙條,心中激動,有許多懷念。當年來到多倫多,我爺爺和姑姑讓我去找郭爺爺,他雖高齡,卻腦子清楚又有智慧,身體尚為硬朗,一人可以在嚴冬搭地鐵外出買東西。當年他教導的事情我們雖仍未做到,但以現今來看仍然是處事和生活不變得方針。

前幾天是天主教會內的諸聖節和追思已亡。郭爺爺的骨灰擺置在一座教會墓園內,當年郭奶奶在我們到達多倫多前就走了,我還記得某天郭爺爺拿了張照片,指著放置骨灰的玻璃櫃不諱言的說:旁邊那個空位就是未來放置我的。出殯的那天,賓客們沒有跟著去墓園,無法知道確切安葬地點。

我第一次來到這裡。墓園內一棟大房子,我猜就是安置骨灰的地方。外頭有車輛,卻無法打開門,剛好有人出來,我才有辦法進去。裡頭有兩層,沒有任何標示,骨灰安放處也沒有任何的連貫性。我走來走去,想要找到辦公室可以問問,但是一籌莫展,因為裡頭僅有來緬懷的人們,不好意思去打擾。

不得已走了出去,騎車到了另一側的建築物。明明有一間待客中心,卻無法進入。不死心地沿著走了半圈,找到另一個門可以進去,原來是殯儀館。一位阿姨和我問好,我表達了來意,她雖不確定辦公室是否有人,但好心地為我撥了通電話,不一會兒,就打探到郭爺爺的骨灰安置處。然而,阿姨說沒法確定是在一樓還是二樓;最後為我寫下了進入的密碼。

再次回到骨灰安置處,我卻無法照著紙條上的位置尋找我應該要去的地方,因為如我先前所說,這裡頭根本沒有任何標示。於是我又迷茫了,只好一處處找起,幸好,在玻璃櫃內的區域比較少,而且我知道他們的玻璃櫃裡會有兩個骨灰罐。

這棟建築有兩層,但內部並非對稱的安排,我走了一樓,發現一些櫃子內只有骨灰罐而無墓碑和照片,想到進門需要密碼這件事情,領悟到隱私這件事的重要性。隨著走過的櫃子越多,我擔心他們的櫃子會不會沒有碑誌呢?

搜索二樓的結果未能讓我開心起來。我坐在一處櫃子前,旁邊雖有陽光照入,卻感到遺憾。我再次想起當年郭爺爺交代我們的事情,及今天中午和阿瓜閒聊的話題,有些話想跟他報告,卻不能隨意找一個沒有名字的雙人骨灰罐訴說。

或許下次再來吧!

走下一樓,不知為什麼又繞回中廳,走向一處玻璃櫃的半開放小間,一抬頭,居然看到了曾經照片裡的郭爺爺。我以為已徹徹底底的搜尋過,沒想到怎麼樣還是遺漏了。

外頭陽光和煦,要不是金黃色的樹葉,很難聯想到已深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