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James的加拿大記事
關於部落格
攝影、騎車和喝酒,生活動力三要素
  • 683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160209 過年雜想

縱然如此,所幸今年除夕是週日,邀約了三位單身學生來家中包水餃,一位香港來的在受到我邀請的時候,很惶恐的告訴我她包的通通會散掉,所以她願意幫忙剁肉,到我們家時看到買的是絞肉還遺憾了一下,原來她在香港家裡,真的都是用雙刀剁出來的。新學期各自有各自的挑戰,有人再度面臨奇怪房東的困擾,有人卡在論文的實驗,有人在學業和工作中兩頭忙碌,也有人還不知道下一步要怎麼走。

年初一,打電話給阿瓜家拜年,和岳母閒聊年夜飯的菜色,原來也就是用來祭祀用,所以可以挑一些自己喜歡吃的做準備。我對岳母說,我們家也祭祖,菜色是固定的,有煎過的鯉魚、一塊豆腐切方兩面煎黃、燙過的綠豆芽和粉絲、和炸肉丸子,切花的紅蘿蔔做裝飾,再配上高粱酒。一般會放著一兩天後才重新煮了吃掉。祭壇其實就是個五斗櫃,爺爺會拿張紅紙寫上列祖列宗牌位,我們再按輩分依序鞠躬上香。爺爺似乎很在意這件事情,樣式從來沒有變過,而奶奶過世後他搬來一起住的那幾年,祖宗牌位總是放在他房間,除夕夜祭祖,之後每天早上上香,從沒間斷。岳母問我這些菜有甚麼代表意義?對我來說這麼習慣的事情,我卻一點也不曉得。

今天上多倫多北邊,忽然想起得順便拜訪一下朋友和長輩,雖說今年沒大陣仗蒸蘿蔔糕和紅豆年糕送人,但過年總是應該帶點甚麼,趕緊湊和一下做了兩碗八寶飯,帶上那天多包的水餃。給我剪頭髮的九一說她先生去年吃了我的紅豆年糕,今天去超市買的吃起來總是不對味。傍晚,小孩回來打了電話過來謝謝紅包,雖然是媽媽在一旁教著,卻著實讓我驚訝。

從前過年的時候,爺爺奶奶家總是有很多人來拜年吃飯,熱鬧的很。後來我們有了自己的屋子,我媽會帶著我們包水餃,她一個人忙碌,我和我弟各佔一角玩麵。我不懂為什麼總是要包很多,有時要包個幾天,就好像端午節包粽子也得包很多;其實大半的產品都是讓我爸送去給長輩和朋友。

一年復一年,這樣的傳統對我來說也就成了理所當然。少了頭髮的頭感覺很變扭,就好像衣服穿的太少,擔心被人看到不該看的部位那樣的心情。而節日沒能應景,也就是如此的變扭吧!

今晚也是一個寧靜的夜晚,放了我的Miles Davis, Kind of Blue,我想起在北勢東路聽這首專輯的夜晚,喝點小酒,可以很寧靜的想一些事情,過去、現在和未來。或許可以再看一遍Cowboy Bebop。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