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es的加拿大記事

關於部落格
攝影、騎車和喝酒,生活動力三要素
  • 6659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60712 重拾寫書法

14年中從德國回到加拿大,找工作有了阻礙,一方面聽到朋友K的父親要在家中教授裱畫這項的技藝,我就跑去學習,一學幾個月,雖然我不寫字也不畫國畫,實在學了無用,卻也是件值得感慨若不傳承就少了個接續的事情。裱畫完後,收得一張框裱畫和兩幅軸裱字畫,可惜一房小公寓實在難以全部展出,但打鐵趁熱,我立即說想學習篆刻,於是兩位老學生加我一位年輕人還繼續上了幾堂課。隨著天氣漸冷,七十多歲的李阿姨不方便開車出門,我們的課程也就正式劃下了尾聲。


(特別要感謝好友幼航當初見面時,幫我從台灣帶到美國的墨汁)

然而,我的篆刻卻沒因此而結束。我本身沒藝術天份,設計出的東西都是脫離不了框架,卻又不喜歡臨摹,再加上這年頭在加拿大誰還用印章?殊不知,篆刻這回事就有莫名的一種趣味,讓我時不時繞著那僅有的幾顆石頭琢磨半天。又於15年到中國出差的時候,買了五十多顆印石回家,至今,也算是完成了數十方的印章,有的送人,有的留著,也當重新培養一種藝術感和未來消磨時間的嗜好吧!

在挑戰完高中就接觸過的篆刻後,於今年初許下的願望之一就是寫書法,當然,老師還是那一位許伯伯。為此,許伯伯送我了一組毛筆和墊布,囑咐我去買墨汁和紙就可以到他家選幾本字帖練習。結果,自我叫喊了大半年,好不容易在今天重新接觸寫書法。

我這一代的人都經歷過上小學書法課,因為中文直式從右寫到左,大家的手肘往往都是黑黑的,有時還不小心沾到臉上,更別說淘氣的同學會在洗筆的時候把殘留的墨水灑在同學的白襯衫上頭。那時還要用墨條在硯臺上沾水研磨成墨,後來則多用墨汁取代。我的老師,有著濃濃的不知道哪省口音,抽著濃煙,坐在教室後頭,搞的整間班上都是霧濛濛。我們照著顏真卿和柳公權的字帖寫,然後他拿著朱色的墨圈選好的筆觸,再給上分數。每學期,學校都還會舉辦書法比賽,說不定我還參加過。

我的爺爺和奶奶閒暇的時候就是寫毛筆字,我曾經說過,那一段時間,去他們家玩耍,都得要練習寫毛筆字,很苦,寫完才能下五子棋、看郵票或上植物園和歷史博物館旅遊。夏天的時候,他們坐在客廳搖扇看京劇,我坐在房內抬頭望著防火巷對面的公寓窗戶,頗有一種籠中鳥的感受。很難想像,毛筆字有什麼有趣的地方,然而,那時所學,在幾十年後的今天重新長了葉子,也是當時大家始料未及的吧!

為了確保今天老學生們都有上課,我事先打了通電話給其中一位劉阿姨先確認一下。收拾幾方近日刻的印章,帶上寫字用品就前往許伯伯家。到的時候劉、李和另一位較年輕的蔡阿姨早已開始練習寫字,許伯伯在房間裡給她們修手錶,我四處欣賞了牆上的字畫,並不著急動手。

後來許伯伯要我去地下室找一本喜愛的字帖,我想起他先前說過開始練習最好先學歐陽詢(歐體),我也就沒多選了,上了樓,把桌面放好,等著老師教學。結果,許伯伯說:好,你就翻開照著寫吧,我等會再來看看。

這!我也幾十年沒寫過毛筆字,從哪邊著手好!?沒想到,學過的東西,還真不會忘,戰戰兢兢寫了六個字,一看倒還可以吧 ()。寫完後,許伯伯也寫了幾次給我看,然後我再練習,抬頭看看時鐘,沒寫幾個字卻就到了吃飯時間。

回家後又練習了一張,我總算也重新開始寫書法了,希望能持之以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