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James的加拿大記事
關於部落格
攝影、騎車和喝酒,生活動力三要素
  • 706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 [case study] 為什麼我的這批啤酒殘留比重(糖)這麼高?

多倫多的天氣已經開始變涼了,發酵的溫度終於可以「自然」地控制在22攝氏度左右。決心釀一批Brown Ale(BA),期望有一些烤堅果和吐司的香氣,翻了翻庫存,選擇了以下的原料:

Dark Bohemian 60%
Abbey Malt 23%
Malanoidin 7%
Caramunich II 5%
Carafa SP3 5%
 
糖化過程很簡單,50分鐘於攝氏68度。

批量和發酵上頭都應該沒有甚麼問題,由於過度投入乾酵母(Fermentis US-05),所以隔日起床就已經沒有看到玻璃缸裡習慣被看到的骯髒泡沫。不換桶,從第一天到包裝共是13天。另有一批(暫稱RA)不同的啤酒,晚一天釀,卻早一天包裝。

今天包裝時測了一下比重為1.026;原麥汁是1.050。嚇了一跳,出乎預料的高,於是試喝了一下,並不甜,原本預期的苦度是17 IBU

想了一下,決心還是裝瓶,因為已經和糖水混合於裝瓶用的桶內。硬著頭皮面對之後可能發生的爆瓶現象,自我安慰不可能發生後,就裝瓶了。

照我上頭說的,在這一批BA後一天我釀了RA,兩批用的是相同兩包酵母(各半各半),發酵溫度都相同,麥汁充氣方式為運送麥汁到玻璃缸時引起飛濺效應。RA是不同的酒,裝瓶時比重為1.010

我硬著頭皮包裝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要是最終降糖到平常的1.014-1.010,那是絕對爆瓶不用想第二次,危險性是很大的,但是我還是裝了。兩週後,甚至數天後,如果沒爆瓶,那麼證明了我所想的可能性。

我想到常聽到一些新手有這樣的問題,甚至在啤酒廠裏頭也會發生。所以拋磚引玉一下,開了個「case study」的標題,妳/你若有興趣討論這個現象,請將意見留言在下方,等我兩週旅行回來開瓶時,看看會不會爆瓶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