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James的加拿大記事
關於部落格
攝影、騎車和喝酒,生活動力三要素
  • 706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140702 Köln 與 Kölsh

前一天住在Düsseldorf,嚐遍了當地的Alt啤酒,相較於Kölsh,是一個近乎類似卻也全然不同的東西,而兩地自古以來就互相以自己的啤酒為傲,而有以下的諷刺漫畫


(所以你知道難喝的啤酒稱為馬尿是有道理的!)

由於德國啤酒市場取向的因素,啤酒大多具有相當優良的保存期限以及風味穩定性,此外,也能在境內或世界各地喝到,在柏林的那些日子,我也喝了幾支,像是GaffelFrüh。如果你更深入研究的話,可能會發現如今德國啤酒廠也多屬於連鎖集團,或是世界性的大品牌,雖然眾多,但骨子裡都是相同的公司。也因如此,有一個絕大的好處,也就是銷售通道的共用,常常可以由同樣的代理商買到「不同」廠牌的啤酒。


(沒有智慧型手機的年代,我習慣是用地圖和指北針;就算現在也一樣)

抵達的當天,我從下榻旅社過了橋,走到當年的Köln大教堂,那一晚我們一行人,我推著硬被我要求坐輪椅的宜琳,就這麼巧的在教宗祝福後,進到了這座教堂。四週的景物依舊,教堂高聳,好像這九年的光陰並沒有在它身上留下甚麼痕跡。



轉身到了一旁的Gaffel啤酒餐廳,隨意的點了簡單食物,就開始今天的第一道品飲

良好的酒帽持久度,0.2 L的杯子讓人覺得有些少,卻能在溫度改變和啤酒氧化前好好享用完畢。聞起來帶有一絲水果酯香味,但更重的是穀類的香氣(grainy)。喝於口中清爽不苦澀,適中的苦度留下回干的口味(refreshing)。喝起來跟瓶中的一致。

有了精神後就決定走路到最遠的一間Brauerei zur Malzmühle,沒想到在整修中沒有開放,只能從環境看看位於二樓的brewhouse





(啤酒花園Biergarten,其實就是路邊攤囉)

回程的路上在Peters Brauhaus解渴一下。大概是太悠閒的午後,人們樂意坐在戶外的啤酒花園,反倒是店裡頭都沒有甚麼客人。

杯子不乾淨。聞起來有水果酯香,喝起來有穀類的甜味,古度較低,顏色比較深黃,而且有微酸(tart)的回乾。酒體清爽。這支我也很喜歡,所以買了一個杯子回家。

啤酒一上桌,我的動作引起一旁獨自旅行的韓國Alice注意,彼此閒聊了一下,也分別吐槽了連在餐廳消費後上廁所都還要收錢的爛事。



距離晚餐還有一陣子,我按照先前研究過的教堂彌撒時間和地點,回到了這個當初令我們蟄伏的主教座堂。人來人往的遊客依然,不同的語言充斥在相同的空氣裡,都被希望傳達到天上那位的耳裡。走進偏堂,身邊只剩下零星的當地居民,和從鐵窗露著腦袋觀察的遊客,這一刻我似乎像是回到了家。



晚餐是在教堂不遠處的Sion Brauhaus。餐廳內部依然沒有太多的人,來往的酒侍也對我愛搭不理,於是我選了個靠吧檯的位置坐下,要了一杯酒。

喝了一口之後,也是因為酒帽的下降,才看到邊緣的破裂,幸好沒有顆破嘴。我揮揮手,告訴酒侍這個疑慮,他告訴我:「你可以喝另一邊(you can drink on the other side)」,但還是拿走了我的杯子。

不一會兒,換了一杯回來,我一看就覺得不對勁,因為明顯的像是被人喝了一口,但我最在意的是邊緣有幾個油膩的唇印。我不動聲色,等他出現在附近就又揮了揮手,看的出酒侍有些不悅,然而我解釋了杯子很髒的問題,他拿起杯子,自顧照著燈喃喃自語道:「有嗎?有嗎?我怎麼看不到有甚麼不乾淨的」。第三次來拿的總算是一杯正常的啤酒。

金黃色,穀物香味,口味略帶一絲甜味,低苦度,良好的酒帽。喝起來很淡薄(酒體和風味)

雖然晚餐很油膩,但我不想再喝下一杯,於是按照傳統,將杯墊拿起蓋在尚未喝完的酒杯上,要不然來往的酒侍可要再自動補上一杯酒($)




向晚的風輕拂著這座城市,或許下次再來的時候,可以再在偏堂參加彌撒。
 
更多Kölsh 和歷史的介紹
http://www.germanbeerinstitute.com/K%F6lsch.html
http://koelner-brauerei-verband.de/willkommen.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