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James的加拿大記事
關於部落格
攝影、騎車和喝酒,生活動力三要素
  • 706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150501 買車記-小白號(6)

在離開M廠後的兩年,我有大半的時間不在多倫多公寓內,那些飛逝的往事,十年未見的臉孔,和現在過度扭曲的社會模式,讓我想起了從前努力的動力,以及體悟時間的悄悄。


(#1 小銀號)


(#2 阿祥的小追,開啟我騎檔車之路)

離開台灣的時候,我在車行向12345號車告別。伴隨著我曾經愉快旅行的小銀號,阿祥的追風RZ-135,小黑號CB-1,阿祥的土匪,和最後加入林小林的MC-18,每一台車訴說著一個故事,每一把鑰匙對應著一台不同個性的車,我的工作,是三五不時帶大家上中六七吹吹風。現實只讓我留下簡單且實用的外套和手套,卻牽引著一個不會忘懷的心。


(#3和4 小黑號與土匪,當年在夾縫中生存的重機)


(#5 MC-18,在大肚山上帶我奔向120 km/h的動感)

隨著來到加拿大落地生根,從寄居和賺取體力換來的真實金錢,慢慢地有能力租一個屬於自己的公寓,然後迎接阿瓜來組成一個新家庭。玩車的思念,也隱沒在僅有直線的安大略省公路上。歷經事業的巔峰,親人的離開,失業的困惑,卻仍然難以全然理解「無所謂」的生活態度,直到重新有一搭,沒一搭賺起錢來,在面對穩定與理想的分線間,再次想起時間不等人的真理。

我和阿瓜說:「我想買一台車來騎;它也可以做為我的交通工具

這半年多做顧問加減賺來的錢就都一次梭了;反正,錢永遠可以再賺回來!

買二手車的過程並沒有想像中的簡單。首先經由友人T先生建議上AutoTraderKijiji兩個網站上尋找,我設定十年車齡,約要加幣5,000,找了一圈600 c.c.級別的街車,然後擔心自己無法整理二手車,變改為五年內車,約要加幣7-8,000,然後上升到800 c.c.級別的街車,引擎的型式從四缸變雙缸,甚至最近出的一批三缸車。另一項頭疼的問題在於保險費,我所住的安省下雪與積雪的時間約是六個月,保險平均每個月要加幣100(我拿M2執照)TD銀行提供的線上保險估價,讓我對於800 c.c.以上的機車卻步,因為每個月平均變成加幣250元。

眼看著春天就要開始,尋找二手車卻沒有那麼容易。花了些時間跑了幾間車行,上網看評鑑,最後鎖定了台灣朋友小周推薦的BMW F800R。也很幸運在離多倫多外約100多公里處的Hamilton有一台車要出售,價格是我可負擔的,有一些額外的旅行配件,車主是一位女建築師。

我去看了車,車況很好,也沒出過意外,女建築師很有錢,車子停在冬天可加熱的車庫內,和另兩台她自己的,與朋友的車在一起。日後我因公事離開加拿大,但一直密切聯繫,並表達願意先付訂金,等從國外回來再牽車。另一方面趕緊聯繫保險公司估價和準備臨時的保險卡。在取車的前一天於銀行買了bank draft(付款用),也電話聯繫約定時間。要買車的興奮,以及短期卻緊湊的準備,就快到了終點。但在取車的當天遭到惡意的毀約,讓我相當不愉快,我嚴重的表達了不滿,這件事情就這樣沒了回音。

「可遇,不可求」。我又花了不少時間,四處看車,也再次向多倫多的BMW展示詢問二手車的價格,當然都再也無法找到這麼優良的買賣。價格終究還是主要考量,和台灣的林小林詢問後,決定還是考慮看看日本車,原本也看過的Yamaha FZ8又敗部復活。

最後鎖定了一台距離多倫多350公里外的小鎮,車主是一位75歲的老伯,我先e-mail聯繫,後來他兒子要我直接打電話給老伯。在與老伯確認車況後,黃金的一小時,和阿瓜商量後,決定就隔天坐火車去看()車。

加拿大的火車很難坐,誤點也是很平常的事情,到達Brockville已和老伯約的時間過快一小時了。

老伯開著車帶我回到他家,於車上閒聊我才知道他原是汽車廠技師,騎乘機車是從青少年時期開始,當下我就覺得這台車不會有甚麼問題(先入為主),何況他當天還把車運去Yamaha經銷商做安全檢查。



老伯的兒子和太太都出來和我打招呼,他家車庫很大,整齊清潔,退休後的生活,他手工製作吉他和提琴販售,先前也會製作木頭傢俱。我來看的這台是Fazer版,也就是FZ8的車體,但車頭有整流罩和風鏡,後座有扶手(已改成貨架)。於201112月從經銷商購入,跑了5千多公里,更別說從來沒有在外頭淋雨和曝曬太陽。老伯換車的原因在於身體逐漸僵硬,車子太高又強悍。我沒有多加考慮,確認原本的部件都在後就表達購買意願,也趕緊打電話給保險公司辦理臨時保險卡。

老伯開車帶我從鄉下的房子回到市區,先到圖書館(我要印保險卡),接著我走到對街的銀行去驗證我的個人支票,然後他又開車載我一起到了Service Ontario(有點像監理所,但還有辦理很多事情),辦理過戶和領牌事宜。

星期五的下午,我們等了約一小時多,櫃檯將我的資料都處理好了,卻才發現牌照都發完了,聯繫鄰近其它小鎮(開車30分鐘)卻無法接通。另一方面內部主管到等候區宣告這邊沒有機車牌照,老伯聽到了也走過來關切。沒有辦法發牌的情況下,櫃檯將我的案子取消。老伯說帶我去另一個小鎮看看,雖然他一派輕鬆,但我卻是很焦急,距離下班僅有一小時多,會不會又白跑一趟,明天是週六,距離多倫多又這麼遠,我該怎麼辦?

幸好,我們順利在另一間分行辦理好手續,領了一塊新牌照。回到老伯家,全家人又跑了出來,連他女兒也回來了,我趕緊過去道歉,因為原本時間上老伯是要去火車站接她回家。他們一家人很和氣,我也抓緊時間把牌照上好,東西收拾,著裝準備離去。老伯要我哪天到這附近一定要去拜訪他們,我約好了今年一定會回去。就在歡喜要離開的時候,我發現坐墊似乎是鬆的,詢問要如何才能裝緊,老伯才支支吾吾的說:「這沒辦法裝上,因為我太矮,所以把坐墊下方塑膠鋸掉一塊

我差點沒吐血出來,抱怨了這樣的事情你應該先告訴我才對。

總之,還得抓緊時間回家,老伯太太要我到家後跟他們報平安,並且幫我把水壺裝滿水。

上路了,很久沒騎車的感覺很奇特,充足的扭力,一下子捉摸不定是要低轉或高轉換檔?加了點油卻老是加不滿,就這樣騎上了高速公路,路上風阻很大,跟在車輛後頭的亂流更是可怕,天氣有些冷,也沒機會收放油門,不到一小時就發現整個身體是僵硬的。摩托車視同汽車,高速公路內線是最安全防守的部分,外地空曠無車,大家平均的速度都在130km/h左右,初次體驗還是怕怕的。因為路上的兩處車禍,比平常多花了約兩小時才到家,才進門就接到老伯家人打來的電話,老伯告訴我要寄一張支票給我支付更換座墊的錢。

小白號入手已過半個月,騎程時間和次數依然不多,卻也跑了好幾百公里的高速公路。換上了大風鏡,風阻依然很明顯,更不用說從前感到寧靜的Arai安全帽,現今全無寧靜感,好像要跑高速公路應該要戴耳塞的樣子。前叉和後避震過軟,輪胎雖然像新的,但有變形成ㄇ字,都是當初被興奮沖昏頭卻沒有注意到的。整體來說,還無法體會過去騎乘的愉快,這跟當地沒有山,街道都是棋盤方格的設定有關。雖然有漢堡箱,不過後頭限速器在減速與煞車時會向前滑動,真要長途旅行,還是堪憂啊!

其實,在這樣的地理環境,大部分的車子不是直線命,就是街道跑跑,真要巡航,我想還是得考慮公升級大車才行。好吧,希望能多做點工作,存點錢換懸吊與輪胎了


(對於這邊的使用,其實機車裝汽車胎跑就可以了 OT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